×
×

《蓝风筝》:没有命运,只有形势

2022-05-16

故事背景是1953年至1967年的北京,讲述的是孩子的妈妈与三个男人的婚恋故事。

图片

图片

影片简要

故事背景是1/9/5/3年至1/9/6/7年的北京,叙述视角是一个儿童视角,讲述的是孩子的妈妈与三个男人的婚恋故事。

影片虽然以铁头的口吻来讲述,但真正的主角却是陈树娟,她经历了三个男人,三段人生,却承受了同样的命运。三次婚姻被分成三个独立而又相互关联的章节,从铁头的视角命名为爸爸叔叔继父。在关于这三个章节对于陈树娟婚姻史的叙述中,实际上隐含着导演对于Z治史的叙述。婚姻的结成、发展和死亡实际上与Z治身份的认定和改变是同步的。时代的语境要求,一个孩子要成为一个孩子,首先要成为少年儿童,一个女人要成为一个女人,首先要成为革命姐妹,一个男人要成为一个男人,首先要成为阶级兄弟。除非陈树娟嫁给了意识形态,否则她嫁给任何一个男人,都将会是同样的命运,更确切的说法应该是她根本就没有命运,只有合乎形势的选择。

从电影语言的角度,电影常被划分为“文学性的”和“视觉性的”两类,第一类电影可被描绘为心理电影,其关切的是对人物动机的揭示。第二类电影是反心理描绘的,处理的是感觉与事物之间的相互作用,其人物在处境中,是模糊的《蓝风筝》则属于后一种—“描述性的”的电影,它的人物和人物身上发生的事件之间并不具有必然的逻辑联系,它是由历史变迁中发生的一连串事件来勾勒人物的命运,蓝风筝是作者设置的关于铁头和亲人们命运的抽象符号。作者并不关注人物心理的展示,关注的是人物身上发生的事件,因此,人物本身是“模糊的”,作者关注荒谬的悲剧事件而非人物本身,使得人物成为被历史捉弄的人。

影片的三个章节都有不同的命名,爸爸叔叔继父,但是命名的依据却是唯一的——“以父之名。那为什么没有父亲这一个充满了尊严与权威的词汇?父亲在哪里?孙大龙/爸爸、李国栋/叔叔和吴雷生/继父,分别承担了铁头的名义之父,但都从不曾成为铁头的内心之父。在一个父之形象消失之后,又有新的一个顽固地树立起来,新的形象再次消失,另一个新的形象继之而起。在出场——消隐——再出场——再消隐的循环之中,父亲一直是被疏离、被抗拒和被怀疑的形象。

从孙大龙到吴雷生,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到父之形象的叠加和演化,即从陌生之父到衰老之父,再到威严之父。但是,其中的任何一个都没有能够成为儿子内心深处的精神之父(在日后路学长导演的《长大成人》中有着同样的主旨论述)。当吴雷生被红W兵抬走的时候,愤怒的铁头上前解救,这与其说是子对父之拯救,不如说是一个完成了力量聚集的人对另一个被解除了力量的人的拯救。在这样一个类似于西西弗斯式的重复过程之中,建立精神之父的企图彻底的失败了。父亲的形象顽固的出场,又无奈地离去,没有谁可以成为铁头真正的内心之父。

传媒类艺考 资深顾问1对1咨询服务

已为 8万+ 艺考生定制学习方案

今天仅限10个名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