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有声|朗读:「失灵」的手机

2022-06-30

稿件分享

一部「失灵」的手机,让我们体味到了浓重的父爱。的确,父亲的爱总是在无声无息之中,然而这份爱却深如大海、重如泰山,深深地烙在了儿女成长的岁月里,也深深地印在了儿女心灵的最深处。

「失灵」的手机

文/李 静

小时候,家里三个孩子的生活都是依靠父亲每天走街串巷磨刀来维持。那年,我考上了大学。当我把刚收到的录取通知书拿给父亲时,父亲只是瞟了一眼,脸上毫无表情。父亲的冷漠顿时冲淡了我的喜悦,我拿着录取通知书悻悻地回到屋里。我隔窗看着院子里正在磨刀的父亲的背影,心里有说不出的委屈。良久,我发现父亲默默地背起磨刀工具出去了。临行前,除了学费,母亲还塞给我一个纸包,说是父亲给我的,让我到学校后再打开。第一次走出那个小镇来到大城市,无限的兴奋让我早已经忘记了父亲的纸包。直到几天后,我准备洗裤子时,才发现口袋里有一个纸包,里面竟有500元钱。我突然明白,为什么从我接到录取通知书开始,父亲总是天不亮就出门,等屋外黑成一团才回来,原来是为了给我多带些钱。大学毕业后我留在了那座城市。放假回家,父亲看我新买的智能触屏手机很是新奇,我立即送了他一部。我拿起手机对父亲说:「这款是智能机,只要用手指轻轻滑动就可以解锁进入主屏幕了。」父亲接过手机,可任他的手指怎样滑动,屏幕的反应都不够灵敏。一开始,我以为是手机出了问题,可在我的手里只需轻轻滑一下,手机就可以操控自如。如此,我便认为是父亲不够熟练,就将说明书抛给他,让他研究一下。

图片

(油画《父亲》罗中立)

几天后,我打电话回家。家里无人接听。我立即拨打了父亲的手机,没想到关机了。接连几次拨打,手机都是关机状态。再次回家时,我发现手机原封不动地被放在柜子里。我问母亲:「这部手机我爸不喜欢是吗?」母亲摇摇头。我又问道:「那为什么不用?」母亲说:「你爸说手机触摸不灵。」我立即翻出手机,可怎么试都没问题。我再次将手机放到父亲手里,在父亲接过手机的一刹那,我的手触碰到了父亲的手。那只大手像一股电流触动着我的全身,我立即翻看了父亲的手掌,呈现在眼前的是那厚厚的老茧。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手机在父亲的手里总是「失灵」 的。回想起我们兄妹三人的求学路,所有的学费都是父亲用刀在磨刀石上一下下磨出来的,尤其是父亲给我的那500元钱,更是他起早贪黑玩命挣回来的。想到这儿,泪水浸湿了我的双眼。我拿走了触屏手机,给父亲重新买了一部按键手机。一部“失灵”的手机,让我体味到了浓重的父爱。的确,父亲的爱总是在无声无息之中,然而这份爱却深如大海、重如泰山,深深地烙在了儿女成长的岁月里,也深深地印在了儿女心灵的最深处。(选自《精神文明导刊》2014年 第11期)

传媒类艺考 资深顾问1对1咨询服务

已为 8万+ 艺考生定制学习方案

今天仅限10个名额